Re: [經驗] 不要在醫院病房看鬼片

原文吃光,突然想起爺爺過世前也有類似的經驗,但不是在醫院就是了,爺爺在家中跌了一跤把大腿骨摔斷,所幸術後醫生認為可以回家休養,爺爺回家後剛開始精神狀況都還不錯,人蠻清醒的,某天,他突然跟我們講說為什麼他房間裡一直有一個裸體的人走來走去,想當然這個裸體


  兩天時間過去,當紀衍良經過一間便利商店,正透過破碎的玻璃門看著被洗劫一空的
貨架時,不遠處傳來了男人的呼喝與女人的尖叫聲。

  循聲走近一看,是三個陌生男子。被活屍包圍的他們站在一棟民宅的大門口前,身上
穿的並不是監獄的衣服,應該只是一般民眾。他們表情焦急,其中一人朝民宅內大喊道:
「好了沒?我們快撐不住了!」

  「啊……等等!」民宅內傳來年輕女孩的聲音,卻不像是在回應那句催促。

  說時遲那時快,一名年約四歲的小男童猛然衝出來,滿是眼淚的小臉蛋上寫滿恐懼。
他不顧女孩的阻止,一個勁兒地逃跑,站在屋外的三名男子反應不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
衝進活屍群中。

  「危險!」紀衍良的身體下意識動起來,幾乎是同一時間,屋內的女孩子也飛撲而至
,緊緊抱住小男童,用自己纖細的軀體護住了他。

  一切發生得太快,紀衍良沒有來得及看到女孩的容貌。他的注意力都在活屍的身上,
正當那一根根恐怖的手指要觸碰到女孩的時候,他右手的警棍呼嘯而至,打破其中一隻活
屍的腦袋;下一秒,左手中的紅色鐵棍也狠狠插進第二隻活屍的太陽穴。

  那根鐵棍,是他稍早從一扇破舊的紅色油漆鐵門上拆下來的。鐵門中間還有象徵福氣
的蝙蝠浮雕,至於它的主人是否有這福氣活下來,紀衍良就不清楚了。

  也幸虧人類變成活屍後,骨頭似乎出現了趨漸脆弱的跡象,不然要一棒打破頭骨、傷
害大腦,可沒那麼容易。

  很快,女孩的其他同伴也加入這裡的戰場。除了原先的三名男子,屋內還有幾人,其
中一個男的腰間配有手槍,不過從頭到尾都沒有拿出來使用,八成是沒子彈了。

  紀衍良快速打量,這名配槍的青年應該沒有超過三十五歲,看上去沒什麼脾氣,卻是
這群人中的首領,在指揮同伴的同時,也很自然而然地對紀衍良下指令,這讓紀衍良有些
不爽。

  待附近的活屍全部清除,紀衍良本想確認那名小男童是否平安無恙,不過其他人擋住
了他的視線,他也懶得再深究,掉頭就走。

  「同學,請等一下。」配槍青年追過來,「謝謝你,請問你是一個人嗎?」

  紀衍良翻個白眼,連頭都懶得回,「別叫我同學,老子從很久以前就沒上學了。」

  「我叫方孝賢,你有同伴嗎?如果沒有,要不要和我們一起?」青年面帶笑容,雙手
插腰,姿勢其實很隨意,但比紀衍良多出五公分的身高,以及從容自若的神態,卻讓他在
氣勢上壓過紀衍良。

  「我才不……」紀衍良不耐煩地轉身,卻剛好見到女孩牽著小男童從人群中走出來,
兩人四目相對,紀衍良瞬間傻了,連話都卡在喉嚨裡。

  是她!

  祝永晴,那個曾經讓他又愛又恨的女人……

  「阿良?」祝永晴原先也很驚訝,隨即又轉為驚喜,她快步走上來,想抓住紀衍良的
手,但他竟是一臉嫌惡地逕自離去,連理都不想理她。

  別說理會,紀衍良覺得以自己的個性,沒有惡言相向甚至動手推開她,已是算是很理
智了。

  曾經,他以為自己和祝永晴這樣的人永遠都不可能產生交集。她擁有優渥的家境、高
學歷的父母,以及模特兒等級的身材和絕美的容貌,一舉一動皆散發著優雅的氣質,讓她
走到哪裡都是眾所矚目的焦點,和出身貧窮家庭、自小就缺乏母愛的他相比起來,說是天
差地遠都不為過。未料,命運終究是為他們製造了一場邂逅。

  兩年多前的某個夜晚,祝永晴隻身走在街上,遭到一群陌生男子騷擾,正是紀衍良替
她解圍的。對紀衍良來說,兒時父親毆打他與母親的記憶是永遠的陰影,所以他始終痛恨
會欺負女人和小孩的傢伙,那一次的見義勇為不過是一種恨的轉移和發洩,他從未想過要
從祝永晴身上圖得什麼。

  哪裡知道,這女的從此便以報答之名纏上了他,一次又一次的邀約,宣示著「只要他
不肯答應,她就不會放棄」的決心。

  最終,他指定要去夜市吃臭豆腐,這種備受歡迎,氣味與價格卻與她不相襯的平民美
食。她倒是開心答應了,只是在經過這次的面對面約會之後,就換成他忘不了她的容顏。

  如瀑的黑色長髮束成馬尾,纖細白皙的粉頸炫耀著極其誘人的優美線條。不消開口說
話,一雙清秀動人的眉眼便讓他忍不住頻頻投來目光。她的微笑特別好看,儘管好像總是
藏著心事,依然帶著一股治癒情緒的魔力,讓他短暫忘記所有的不愉快。

  他明白自己是愛上她了,所以當她又傳來訊息,問他是否願意再出來跟她約會的時候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所謂的兩情相悅嗎?

  像他這樣高中都沒畢業,還成天打架滋事的人,有可能嗎?

  他是不是應該告訴她,他從以前就犯過法、受過保護管束與安置輔導,是周圍所有人
眼中的不良少年和頭痛人物?

  不安與自卑的心理,成為胡思亂想的種子。

  他有想過,祝永晴對他示好,極有可能只是要利用他而已。不是有那樣的女人嗎?沉
浸在眾多男人的追求當中,像個女王一樣,傲慢地指揮這些愛情的奴隸,為她做牛做馬,
甚至樂於見到他們為她爭風吃醋,大打出手。

  所以祝永晴溫柔善良的模樣可能只是個假象,或許明天她就會露出真面目,對他頤指
氣使。

  即使如此,紀衍良還是渴望愛情。

  父親酒後的咆哮是世上最刺耳的噪音,像看見仇人一樣毆打他們母子時的表情,則是
最醜陋的臉。母親離家後,留下他獨自面對這個陌生的怪物,爆發的衝突更勝以往。畢竟
,他和母親不一樣,不會默默承受言語和肢體的暴力。

  等到吵累了,打累了,便開始逃避。

  這些年來,紀衍良不斷在外面追尋新的人際關係,卻始終感到孤單,因為那群會找他
抽菸、飆車和打架的朋友,不會在他感冒或受傷的時候,給予一句關心的問候。

  只要祝永晴能施捨他一絲溫暖,那麼他就算被利用也沒有關係。 

  抱持這樣的想法,他又答應赴約,此後兩人便帶著曖昧的情愫,一次次享受著平淡快
樂的時光。紀衍良身上沒有太多錢,也不想讓祝永晴請客,所以不可能安排什麼豐富的行
程,然而祝永晴就像是明白他的困窘似的,總拉著他去做一些不太需要花錢的事,譬如爬
山、看免費的展覽、去淡水河的出海口看夕陽,或者純逛街不消費。

  最花錢的一次,是他主動說要陪她去看一場電影,這也是他倆最後一次約會。

  電影內容是什麼,紀衍良其實看完回家就忘了。他只是滿腦子想著,下次見面要如何
向她表白心意。

  他覺得時機已經差不多了。

  思來想去,紀衍良決定選在星期五的下午,在她就讀的大學門口等她,給她一個驚喜
。他記得她曾經說過,星期五的下午只有兩堂課,結束後她通常都會直接回到父母在附近
為她買的房子。

  要實行這個計畫,對紀衍良來說並不容易,因為祝永晴就讀的是一所明星大學,光是
站在校門口看著家世和學歷都勝過自己的學生來來往往的,他的內心就很難熬,但越是困
難的行動,就越能製造驚喜。

  結果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突發奇想,竟會讓自己如此難堪。

  當天,他算好時間,提早十分鐘在校門口旁邊等待。將近半小時過去,祝永晴終於出
現,卻聽見她嘴裡喊著前方一位男同學的名字,隨即又快步走上來,親暱地挽住對方的手
臂,眉花眼笑的,不停說著一些課堂上的事情。

  紀衍良的腦子一片空白,他站在原地呆愣半晌,才邁開腳步上前,偷偷跟在兩人的後
面。沒多久,他便看到兩人一同進入祝永晴的住處,久久都沒出來。而且看那男人熟門熟
路的樣子,明顯不是第一次來。

  紀衍良的心碎了,碎得澈底。他是預想過祝永晴可能會有其他關係要好的追求者,可
是等他真正親眼目睹的時候,才明白自己壓根兒不能接受。更別說,一對年輕男女在同一
個屋簷下會做出什麼事,光用想的就教他特別難受。

  抑不住滿腔的嫉妒、憤怒和酸楚,自覺遭到背叛的紀衍良自那一天起,主動切斷了與
祝永晴之間的關係,再不與她有半點往來。

  數日後,為宣洩積鬱到快要致病的負面情緒,他答應參與幫派的鬥毆。他隱約記得有
個人勸他遠離黑道,可他管不了這麼多,也不願去想起更多細節。後來,他便因為持球棒
打傷幾個人,被判入獄服刑。

  而今牢沒坐滿,世界大亂,他意外提早「出獄」,竟又遇上祝永晴。他倒是沒把自己
入獄的事怪到她的身上,因為酒鬼父親已經用行動示範過,動不動就把錯推給別人是不負
責任的行為,那種怨天尤人的模樣實在令人作嘔。

  何況紀衍良也清楚,情緒一上來就犯傻,是自己始終改不掉的老毛病。

  只是,雙方再次見面,她的笑容依然沒變,當初對他還有那個男人都是這樣笑的,他
實在一見就火大。

  祝永晴在後面快步追著,終於抓住他的手腕。他大力甩開的同時,也終於停下腳步。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讓你不告而別。」她記得自己彼時打過好幾通電話
、傳過好幾則訊息,都沒有得到回音,「可是,你能不能先跟我們回去,讓我幫你處理傷
口?等包紮好,你想離開也沒關係。」

  聽到這話,紀衍良頓時才意識到左手臂傳來了疼痛感。由於缺乏默契的緣故,他在剛
才的戰鬥中被祝永晴的同伴誤傷,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不必了,我會自己想辦法。」紀衍良斜眼睨著她,發現她臉上和衣服上皆有血跡,
原本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只是道:「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祝永晴愣了一下,隨即會意,「這不是我的血,我沒事的。方大哥帶我們來這裡搜索
物資,途中救下一個孩子,他的父母都死了。我們原先是打算只要找到一點有用的東西就
馬上回去,沒想到會在剛剛那間房子裡和兩個陌生人起衝突。孩子被嚇到,衝了出去,是
你救了我們。」

  紀衍良思索一會兒,猜測她所說的兩個陌生人極可能是逗留在此地的受刑人,而且看
剛才的情況,他們八成已經死在方孝賢或其他人的手下。

  「我沒要你說這麼多。」他不耐煩地擺擺手,「你快點跟他們回去吧。」

  「我……」祝永晴才開口,忽然聽到有人肚子叫得極響,是從紀衍良那裡傳來的。

  看到紀衍良難為情地撇過頭,她微微一笑,又說:「我們那裡也還有食物,雖然不多
。」

  紀衍良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不過祝永晴的提議讓他很心動,食物匱乏加上體力過度
消耗,現在的他的確是餓到快沒有力氣,要是再不吃點東西,他遲早死在活屍的嘴中。

  「你真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這樣死纏爛打。」

  「嗯。」祝永晴沒否認,僅是開心道:「走吧。」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7.246.101.8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36170640.A.F02.html

IBERIC: 推 11/06 12:53
douduo: 推 11/06 14:35
yjeu: 好看推!先猜在學校挽手一起回家的是哥哥或弟弟:p 11/06 20:59

XDDDDD 叫我老梗王 v( ̄︶ ̄)b
※ 編輯: lisido (27.246.101.86 臺灣), 11/07/2021 11: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