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 女僕綾華

作者:绊 @Kizuna_0113https://twitter.com/Kizuna_0113/status/1530402889315004416https://pbs.twimg.com/media/FT0VKcdaIAAHmjz.jpg瑟瑟,我謝了/  (*゚▽゚)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百年過去,孤魂野鬼的悲慘際遇依然沒有改善,今天,野鬼還是被修者視為一種『殘餘
』與『過渡』,過著流離失所毫無權利保障的日子,今天鬼仍遭到不勝枚舉的不公平壓榨
,像我們天生不配享有平等,在佛、道體制滿是壓迫的六道輪迴,與毫無標準可言的善惡
因果論,我的朋友依然過著被奴役的日子!」

摘自《赤潮宣言》

Ψ

高智慧motel房號107,漫漫長夜。

「你是真不行,還是不喜歡我這一型?」

不論科技多發達、智慧多高端、多有未來感,motel裡都得有一張床,大床。他們性交易
還是得躺上床,女娼妓與紅衣男鬼,2040年盛夏今天也不例外。

不過除了親親嘴,沒辦事。

「我喜歡柏拉圖戀愛。」

避免給電子支付追蹤,老派地數好紙鈔壓上床頭燈,包裹玫瑰披風裡的男鬼翻身不再言語
,召妓只是用餐,總撐到再不吃會餓死街頭的赤嫖仙一如既往。

五十二年來只吸吮夠生存精氣。

「啐!」

收好錢,熄去燈,雖不是多在乎但小姐似乎對沒一場該有的翻雲覆雨失望。

好險,這年頭對侯浩平失望的人太多、太多,這位小姐須排隊。

讓蜘蛛眼露餡、失去所有溫養的古銅錢、沒趕上通往深闇的魔龍、到今天再也無法與天庭
聯繫,人間淪陷,師父、孫韻、餘燼通通對他失望至極,最失望的還是他自己,大半年來
渾渾噩噩虛度光陰,搞得人不人、紅衣鬼都不紅衣鬼。

好想點一支菸但怕火災警報器,不想引起騷動,習慣活得像下水道的臭老鼠。

沒一點照明的房內,侯浩平眼睛睜得老大千思百緒,計算正月初九後監督使擅離職守天數
,像有一道看不見催命符貼額頭,一旦落網歐陽悠不會讓他好過,鐵定會成「壺之島」上
頭那一顆顆懸掛的頭顱之一,雖然他本來就剩一顆頭。

「阿仙,你不吸,我還有一點餓。」

沙啞戲謔的嗓聲捎了捎靜謐的房,來自倚靠床頭櫃一柄破傘。

「赤傘大人,你根本不需要吃精氣。」赤嫖仙沒好氣。

「反正閒著也閒著嘛。」

「閱覽室之變」時,歐陽悠與魔龍在天空對轟,騎車趕不及的赤仙陰錯陽差撿到逃出大廈
的胭脂主,一縷殘魂化形老雨傘奄奄一息,侯浩平也不知道哪一根筋不對勁,立刻攜帶曾
經老長官上路,就此展開莫名其妙逃亡之旅。

自找的,所有悲劇都是他自找的。

「阿仙,你覺得陰陽界到底該走向哪?」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多讀書,你『赤潮宣言』看到哪一頁了?」

「赤傘大人,該睡了晚安。」

「你不打開讀十頁就不讓你睡。」

每晚有一搭沒一搭閒聊,赤傘魔本來就沒什麼架子,現在搞得他們像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還要硬逼侯浩平念《赤潮宣言》——阿胭畢生的理論與咒術心血。

呼!

夜深人靜,小姐發出均勻鼾鼻,抽出封面風化殆盡的老線裝書,細碎泛黃紙片黴味撲鼻,
書背上「阿胭」兩字勁道張狂,裡頭內容大多是以前薔薇宣教,還有聲嘶力竭芳香撲鼻,
一場場鏗鏘有力、抑揚頓挫又極富煽動性的演說。

「這是你想要的日子嗎?冤死、枉死鬼不能報仇、不能在這一世討公道,因為佛說會沾染
因果、因為神示這影響陰陽界秩序;因人鬼殊途、因六道輪迴、聽夠神佛這一些狗屁了嗎
?為甚麼鬼不能為自己做決定?告訴阿芳,為甚麼?」

忽然好掛念阿芳,隨意翻幾頁《赤潮宣言》熟悉又陌生語句躍然紙上,那曾深深震撼年紀
尚輕侯浩平,聽聞大受感動,很多鬼就此相信要終身反對佛道體制千百年壓迫,曾被華烜
騰痛罵「鶴頂紅」毒害人間著作現在讀來仍擲地有聲。

「怎樣,是不是比歐陽悠這烤熟蜘蛛理論扎實許多?」

「差多了。」

二者有本質上差異,歐陽悠是血淋淋區分神、人與鬼,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是你對鄉土貢
獻多寡、能不能恢復祖靈過往榮光;跟阿胭講求萬靈平等、重新分配生命、反對生靈分階
級的終極樂園,完全是光譜最遙遠兩端,但總覺得:

最極端者為何都如此相似?這光譜是環形的吧?

「精氣本源於天地、奔流無形間,絕不是人私有,朋友啊,武裝起自己!」

瀏覽一頁頁昨日黃花,侯浩平當然也還記得,解放東方的紅色帝國後來腐敗起來長什麼鬼
樣,一戶戶人家給鬼入侵剁成菜人迫供奉,還有慘無人道東方大獵,跟現在歐陽悠大同小
異,差別只在於他現在神通廣大到無人敢去討伐。

侯浩平捫心自問,「難道陰陽界就沒一種真正萬靈平等可能嗎?」

翻到線裝書後半全是咒法記載,除基本竊面的胭脂襟、續命用胭脂袍、產製紅衣鬼的胭脂
裳、抽精氣煉胭脂血的辦法,還有一些超出他常識的咒,但風化破碎的墨跡看得眼花瞭亂
,難以吸收遑論理解,只是赤傘魔不斷催促他練習。

「你看這『胭脂裁』能把鬼的身體切割變形噢!」

爛泥赤傘魔一下變傘、一下化為一杯飲料躺進環保杯,忿忿不平碎念,「你看哪一個咒會
輸給歐陽悠對不對?你、我聯手鐵定能搞垮天門的,千萬別放棄!」

「放過我啦赤傘大人。」阿仙無奈,他就剩一顆頭一雙手還要裁減啥?

他需要的是被沒收的古銅錢,不是這一本赤潮宣言。像他這種連身體都修不出的廢鬼,胭
脂咒對他沒有意義,現在的赤仙大概比剩一杯爛泥的胭脂主還遜。

「阿仙,給我林大方,不用幾年就能好好教歐陽悠做人。」

侯浩平一凜,胭脂主如轉生林大方對抗天門當然有利,但這真的好嗎?

再次如往昔領鬼怪割據一方強迫供奉、烹調菜人、數不清的悲劇罷了。

「睡吧,累了。」

阿仙眼睛還是瞠老大,身體一點不累,可心很累、真的好累。

……

不知睡了多久,感覺才幾分鐘可窗簾外已透微光。

嘩啦啦!

「小姐,你還沒走啊?」

浴室傳來水聲,侯浩平迷迷茫茫坐起,雖然長期營養不良的陰修肉身還不到15公斤,可現
在格外沉重像灌了混擬土,粗手粗腳不慎推開虛掩的浴室門,發現昨晚叫的小姐再也來不
及排隊對他失望,侯浩平一屁股坐倒在地,趕緊閉眼。

「媽的,怎麼這麼倒楣!」

來不及阻止畫面烙印眼簾,整個自動按摩浴缸滿是粉紅色,發黑的手腕割開一道口子,旅
館刮鬍刀跌落浴缸旁,潔白的包裝套上還點了幾滴血。

完全不想捲進麻煩的侯浩平低聲幹罵,點開牆上電子屏幕通報「個案」,可這軟體二話不
說先播一串新聞與業配,這年頭用什麼媒體起手就他媽的三個廣告:

「上一個月全國自殺個案數明顯下滑。心理輔導署關心您!」

「記者採訪到民俗專家表示:如果夜半遇到頭戴黃面具或黃頭套的人,千萬不要因好奇心
貿然靠近,那是捉交替的鬼,看到鬼真面目後會忍不住自殺!」

「各位,來一碗滿是祝福的蓮子湯吧!全國宗教總會名譽理事長司瑜贊助。」

2040年熱門詞彙就是「自殺」,本來只是零星個案增多,即使大家多多少少有一種「最近
自殺新聞是不是特別多?」、「對啊,我媽媽的某某朋友的親戚也想不開。」、「現代社
會壓力太大了吧!北方某某島國好幾年前就這樣了啊!」

一股人人無預警自殺的風氣瀰漫,但就在秋天來臨達到最高潮,恰逢鬼門開之時,中部某
一條跑山路的公車突然失聯,隔天發現停靠在路邊,車上三男一女含司機集體拿繩索與皮
帶上吊為止,相關單位才始重視這日益詭異社會問題。

「喂這中三區高智慧旅館107號房,有輕生個案,我趕上班,電話是……」

砰!

正準備給假個資時,令人膽顫的巨響傳來,只見窗簾拉開的落地窗外,手腳扭折成不可思
議角度的男人倒臥在自己血泊中,轉280度的破腦袋正好瞪住通報的侯浩平,彷彿在最後
一刻看到什麼恐怖與絕望的景象不得不自我了結一切。

「抱歉,兩個個案。」

侯浩平匆匆戴上眼罩大喊:「赤傘大人,閃人啦,闇死病蔓延到這了!」

摸不到該放床邊的破舊雨傘,只聽人大喊,「Good morning my dear!」

「赤傘大人你在哪?」

赤傘魔聲音忽然變得很遠,很飄渺「dead……wake up!」,隨即再無聲響。

赤仙如盲人摸象亂轉,他知道鬼也沒法免疫闇死病,病毒(如真的有)針對魂魄無孔不入,
俗稱「靈疫」,不曉得原因、也沒人明白自戕者看到什麼,感染初期就會失去語言與所有
溝通能力,傳染病戴口罩,可不能叫大家戴眼罩生活吧!

轟!

忽然臉龐扎得疼,意識到落地窗給打碎的侯浩平瞬間被壓倒在地,雙手給狠狠扳到後背,
匡噹戴上專鎖靈的冰冷枷鏈,猛聽耳邊傳來機器金屬的平板語調:

「門徒編號a0000633赤仙,您施『滅闇祝福』日期逾期,請盡快移駕總部。」

眼罩被扯開,眼前是一張沒有五官,腦袋如防毒面具罩上一頂「壺」的怪人。

「完了……」侯浩平知道自己大限將至。

是仿生靈01型。

01身材高大,目測超過一米九,還是天門傳統黑色軍道袍,但過往閃電蛇等肩章全取消,
新世紀冰清門門徒只有兩種:仿生靈01型罩上盛水的「壺」,02型則是一座燒火的「爐」
,清一色戴十三片華澤蘭葉編織頭巾,打扮莫名其妙。

「請勿反抗,隨我回總部接受祝福防範闇死病重症。」

聽說,一尊剛出產的仿生靈01單槍匹馬滅了整隊共十九頭DD-10征服者,可想而知墨繪人
DD時代過去了,就像當年智慧型手機淘汰掉按鍵手機般快速。

01只要出手,沒聽過有人能逃過一劫,因為沒人活下來轉述。就連雷之獵人、前闖衛總隊
長都給輕易打爆,扒去蛇皮砍頭掛在島上,只因為說錯了一句話。

「女媧是萬靈的創造神。」

不要亂說話,不管哪一個年代都適用。

「行,我馬上去,終於輪到我接受祝福了哈哈、怕爆哈哈……」

不會有人相信自殺會「傳染」,不能太迷信的政府只能緊鑼密鼓制防自殺政策,編列一筆
不小預算火速成立「心理輔導署」加強指導各層機關,相信心理學、輔導與社會防護網的
人當然可以繼續信,至於酷愛迷信的人紛紛去追尋祝福。

想得到祝福就得去新世紀冰清門總部。

「等等,可不可以先讓我上個廁所。」

「請。」

慷慨解開束縛,渾身打顫的赤仙轉身往浴室一步、兩步、三步……

慢慢戴好玫瑰披風中那一柄鋒利無比、足以砍傷靈魂的仙指,這是古銅錢繳械下的最後壓
箱寶,活像西部片對決的槍手,腳步放得極為緩慢,直到手碰到浴室門把瞬間,電光石火
倒轉,去勢極快瞄準仿生靈胸口猛刺去,隨之嗄一響!

侯浩平落地,陪了他大半輩子的仙指斷成兩截。

金咒‧神打鑄

錯身過的仿生靈持一柄瞬間鍛鍊出的長劍,劍鋒見血封喉,斗篷霎時撕裂,一腳剁上赤仙
正臉,鼻樑斷裂連帶撞得浴室門噴飛,金光熠熠長劍迅速二次打煉0.5秒後一挺燒得燙紅
,正噴裊裊白煙的小灶鎗頂住他太陽穴,快到匪夷所思。

滿臉血的侯浩平嗚呼,「鬥法型01果然名不虛傳。」

這一刻才曉得過去半年不是不抓,只是時候未到,專擅鬥法的01型的神通遠超過人們想像
,他們不僅震古鑠今且超越修者極限,是最完美的實戰鬥法個體。

「拒絕祝福,魂飛魄散。」

小灶鎗喀一聲上膛,神通差距太大,大到根本懶得反抗。反正侯浩平1987年後一生都走在
鋼索上,只是沒料會栽在今天,栽在赤嫖仙召妓的房間裡面。算了,人間完了,徹底完蛋
,只要安內結束,深闇龍中學全滅也只是時間問題。

「老婆,抱歉,沒法再見一面。」

闔眼前卻見到「很不協調」的一幕,按摩浴缸裡空空如也,屍體不翼而飛,沒有思考時間
,燙紅的鋼針一剎釘入仙腦袋瓜,胭脂裳的汙濁泥水迸裂四濺。

砰!

「哇,侯浩平老師除了趕超金庸,還會在教室補眠哪!」

啊啊!

太陽穴爆裂的灼熱後是強烈下墜感襲來,依稀像在服役時踩到土行咒大陷坑,跌摔個狗吃
屎,恢復平衡後女人的叱喊乍現,嗓音好熟、好遙遠。

咦?

赤仙睜眼,辦公桌的立鏡中腦袋完好無缺,一旁疊滿學生聯絡簿與習題本,立牌「導師
侯浩平」燙金字體染窗外斜陽餘暉,手肘下的稿紙字跡凌亂沾上幾滴口水,再瞥鏡中人約
莫二十四、五歲,雪白襯衫筆挺,配上正經八百的西褲。

「我在哪?我是誰?」

「睡昏頭了是不是?」

雙手抱胸的麗質佳人眨一眨水汪汪大眼,分明睫毛、白皙精緻臉龐似洋娃娃,清新典雅蕾
絲連身裙下腹部微微凸起,滿頭大汗驚醒的侯浩平一下想起來。

侯冰潔放學會來給班上孩子送他忘記帶出門的糖果。

「來,先背九九乘法表,背對三個才有小獎品噢!」

「侯師母好!」

橘紅夕陽滿堂,在操場野完的小朋友汗涔涔,一個個乖乖給師母抽考,有身孕的侯冰潔站
在掀至1987年10月的星期五日曆下頭,外頭班牌掛著三年甲班。對了,這是他7月退伍之
後第一個接的導師班,一位師專畢業的小菜鳥老師。

——不對,不是真的。

「來,七七?」師母難得嬌滴滴。

小朋友偷偷搬手指,「四十九!」

「仿生靈01呢?赤傘大人呢?」

小朋友跟妻子一臉目睹外星人眼神望向大吼的侯老師,一位黑黝黝的小男生跳上講台大喊
:「赤傘魔逃走,赤仙被抓,欲知詳情待下回分解!打倒絲真人!」

頓時哄堂大笑,侯冰潔一臉莫可奈何,「你多幹一點正經事好嗎?」

驀然低頭俯瞰桌上稿紙,最後一行正是小男生喊的臺詞,只是還多了落款。

「絲真人就由你來打倒 海天真君 筆。」

侯老師一臉迷茫不已,前頭囝仔結結巴巴背九九乘法表,歡愉、打鬧、天真的笑聲迴盪,
還有人偷臭:「Ya是巧克力,浩平老師只有健素糖,好遜噢!」

只要師母出現就有好吃,像今天足球巧克力還能當彈珠打,好吃又好玩,小朋友眉開眼笑
,侯冰潔加碼考他最近一直說很擔心的兩位數乘法,粉筆答答響。

「來,七七四十九,四十九再乘七呢!」

「三百四十三!」

看學生辛苦在直式計算上借來借去,侯浩平速翻桌上稿紙,是他準備投稿出版社的連載小
說,參考大飛師父講的登天宮故事,道士跟妖魔精怪鬥法大亂燉,是他答應妻子不再斬妖
除魔的彌補,把所有精彩故事都寫下來,永傳給後世。

——不對,通通不是真的。

「三百四十三再乘七呢!」

「健素糖老師沒有教過!」

「老婆,大飛師父,打去登天宮,不對你的……腳……」都是假的。

唰一聲稿紙漫天飛舞,剎那一枚古銅錢咕嚕嚕墜下一路滾到侯冰潔鞋邊,妻子臉色沉下,
她對這些天師玩意反感至極,好不容易先生七月退伍後乖到現在。

「兩千四百零一再乘七呢?」

「不知道!」

小朋友異口同聲,只剩侯冰潔一個人如著魔在黑板上豎起一道道直式,劈哩趴啦斷去兩隻
粉筆才完成,「來,小朋友,這個叫七的七次方,跟師母念一次!」

「七的七次方,八十二萬三千五百四十三!」
「七的七次方,八十二萬三千五百四十三!」
「七的七次方,八十二萬三千五百四十三!」

看妻子跟班上小朋友宛若中邪,侯浩平撿起古銅錢慢慢往教室後門退,汙濁鞋印拓上稿紙
背面,背面寫四個血淋淋小字「供、奉、我、們」,侯浩平老師牙齒格格打架,腦袋像給
人插入一根針刺痛無比久久不能自已,顫聲高叱侯冰潔:

「你們是假的!」

假的,是夢咒,他想起赤傘大人消失前喊的,「dead…wake up!」

夢裡死掉便會醒來。

侯浩平憶起自己「周公解」,立刻咬上冰冷冷的銅錢。一個在夢遊中親手殺死女兒的爸爸
,不允許有人用夢咒再次玩弄他,隨時都要分清楚夢境與現實。

「假的?我跟穎是假的?」雙眼發怵的侯冰潔撫摸著肚皮,語氣越來越冰冷。

「那什麼是真的?」

侯浩平痛苦搖首,銅錢上舌,霎時靈台一陣清明。

古銅錢咒‧一元得道陣

登時課桌椅、辦公桌、稿紙與黑板上雪白的823543窸窣窸窣溶解,回到浴室,高智慧
motel裡割腕自殺現場,可粉紅血浴之中的女人一下臉換成他的太太,赤裸裸的侯冰潔展
露著高聳胸脯、曼妙的腰身與翹臀,全都是他記憶裡的美。

「你不是答應我,以後乖乖去教書,不再當天師了!」

妻子厲吼時雙眼滴下濃稠紅墨汁,侯浩平啊一聲退出浴室,可回首才發現教室裡的小孩子
塞滿整個107號房,每一張稚嫩臉龐都噴濺上斑斑墨汁,雙眼血窟窿流淌黑淚兩行,兀自
不斷重複:「七的七次方,八十二萬三千五百四十三!」

「不、不可能,夢咒解開了為什麼你們還在?」

「健素糖老師,你為什麼不回來了?」所有對他失望的人全撲咬上來。

「走開,你們是假的!」

就在赤仙將被生吞活剝時一聲聲佛號朗誦,一切動作暫定,只見大床上多出一大頂銀白色
的封印箱,箱開一面如拆開的禮物盒,盒中探出一顆光溜溜腦袋。

眾生聞此號,俱來我剎中
我若成正覺,立名無量壽

箱中比丘尼朗聲,「因為這不是夢,是現實。」

尼姑一現身,所有雙眼瀉墨的人乖乖排好一列,如小學生路隊。

赤仙驚魂未定,「這麼低俗的地方,怎敢讓大施主移尊就教?」

「別喊大施主了,你想害我被歐陽悠打死是不是。」羅蠍撒嬌道,「就喊我小羅蠍吧,不
用客氣。而且這裡怎麼會低俗?這可是我打造的『極樂世界』呢!」

大施主語氣飛揚,下一秒大床、電子屏幕與107號房面目全非,全刷上一縷又一縷金銀雪
白,竟是用「空閬」隔絕出來的一方異空間,侯浩平驚駭地環顧四周方方正正的門咒還有
好幾座,像是方糖一樣層層疊疊構築起一個看不到上下左右盡頭、仿若沒有邊界、四通八
達如蜂巢又像是地下蟻穴的詭異巨型建築。

赤仙悚然一驚,「你什麼時後抓我來的?」

「是願。歡迎來到極樂世界,在這所有人都有一個『剎』,完成所有願望。」

半封印在「六道鎮之關」中的羅蠍連舉手都難,失去過往仙氣飄逸,但卻有一股成就感狂
喜盈滿其絕美臉孔,比起2019年同祂許願時還光彩耀人千百倍。

「偉大的佛門羅蠍竟然甘願屈居他人之下。」

羅蠍聳肩,「老實說我待哪個陣營無所謂。」

「你真背叛了靈山?」侯浩平不敢置信。

「只是證道。」

赤仙不明,「失去統御權怎麼證?」

「我要的從來不是權力跟統御,是實現願望,越多越好。」

羅蠍嫣然一笑,纖纖細指撥弄絲線下赤裸的侯冰潔與小朋友們一個個露出原型——仿生靈
02型,專用於娛樂與生活,是與專擅鬥法的01型截然不同的靈。

「能幕後遙控陰陽界當然好但不可本末倒置,渴望最高權力的人姓司,以前你們老偷說我
綁架她當傀儡,現在你看,我有嗎?司瑜搞紅桃獵人測驗篩選許願者,這你最懂,奪魁加
第五關平均四年成不了100人的願,到底誰綁架誰?」

羅蠍確實是想替更多人成願,只是過往太多阻力,但現在大不同,無雙門神、胭脂血、龍
門循環與夢,咒術法在新世紀突破一切限制後大施主更能證——

完美之道。

「歐陽悠專政不到一年,這裡的剎超過3000座,穩定成長中,所以囉!」

赤仙不懂,「不過是厲害一點的夢咒,有誰會上當?」

羅蠍嘖嘖兩聲,「你還是沒理解,這是悲苦四百年的陰陽界未有之壯舉!」

匡噹!匡噹!

空閬方塊敞開兩翼,有侯冰潔臉龐的仿生靈02走入隔壁的108號房,躺上另一個虎背熊腰
許願男人身旁,侯浩平忍住伸手留住她的衝動,提醒自己是假的。

羅蠍偷瞄赤仙的萬般掙扎,淡然道,「夢,只是第一層。」

夢咒能勾出許願者潛意識,布置可信任環境製造初步真實感,但不保險,正常人夢久了也
能察覺,醒來大罵羅蠍是白賊仔,還得補上「華胥」增加接觸感。

「肏你媽屄,你這臭婊子花老子那麼多錢,叫你打個分手砲給我推三阻四!」

見有侯冰潔臉的02才躺上床,高壯許願者忽然夢遊掏出水果刀,瘋狂捅入柔軟胸部,一刀
、兩刀、三刀狂砍無數刀,轉眼女人鮮血淋漓,侯浩平不忍直視。

「再來第二層,鬼遮眼。」

羅蠍最擅的咒,封神後出神入化不論清醒還夢中都適用,鬼遮能屏蔽低還原、不協調細節
,真實感更上一層樓,方便許願者溶入剎的幻境。但這再厲害也只是魔神仔技巧,頂多騙
老阿嬤吃樹葉啃樹皮,再遲鈍的人三、四天也能破解。

「別動,雙手舉高!」

motel房門給一腳踹開,大批荷槍實彈的警察破門逮捕許願者,但一剎水果刀幻化成武士
刀,槍林彈雨、血肉橫飛,幾秒後所有條子被砍倒在地,瘋狂的許願者哈哈狂笑,再一刀
剁下女婊子腦袋高高舉,「誰敢不服!我是天下神王!」

「這什麼鳥人、什麼鳥願望?」侯浩平忍不住吐槽。

配合演出的警察也都是仿生靈,02型再補足第三層次幻境,真實的形體、真實情感、真實
動作,配合許願者所想的真實,予取予求、百依百順。其實很多人願望都與「人」有關,
愛不到的人也好、恨之入骨的人也罷,02都能任君所需仿真,他們就是你專屬的木偶、演
員、model、愛人、仇人甚至就是你自己。

啊!

羅蠍笑而不語,經過108房的女服務生目睹屍山血海,放聲尖叫,許願者立刻將之逼上床
剝光衣褲,如野獸爬去交媾怒喊:「吼吼爽不爽,被我操爽不爽!」

獸吼連連、滿臉漲紅瘋狂發洩獸慾,像一頭君臨草原獅子王,只要待在剎裡他永遠是恣意
妄為的王,王的天靈蓋纏滿濃密蜘蛛絲「嚕嚕!」來來回回輸送。

「現在知道你的幻境為何有漏洞了嗎?」

侯浩平恍然大悟,少「蜘蛛絲咒」所以破綻百出,絲咒反向植入記憶去欺騙自己「所見所
感」為真,忘記一切捏造本身,複製、竄改、操縱記憶鞏固夢境、鬼遮與仿生靈02——全
方面虛擬層層遞進、互補闕漏、鏈結共創美麗新世界。

這就是剎,真正不可思議見證阿彌陀佛發弘願,前往西方極樂世界一切圓滿。

「願願皆成,完美,你懂嗎?」

羅蠍背叛了宗主,可沒背叛道。

——神是靠證道存在的高階靈,就如大飛這一陣子遊走道派天庭各方,搞合縱連橫去「平
衡」各派系的神明勢力,以求聯合干涉下界來達成祂的道:自由。

「對仿生靈02公平嗎?他們如果也想成願呢?」赤仙雞蛋挑骨頭。

羅蠍蹙一蹙眉,「你錯了,他們一開始就沒自由啊。再看看這裡!」

再揭左上角另一剎,裡頭是鐵絲網圍起的羊腸小徑,一條不歸之路,2017年的不歸路,夢
遊的林大方手牽維妙維肖的孫韻——至少侯浩平絕分不出真假——小情侶步步為營逃出里
和村,後頭赤傘百般誘惑、頑皮豹、紅衣鬼虎視眈眈。

最後,沒回頭的林大方與孫韻相擁而泣,「小韻,我們逃出來了!」

羅蠍燦笑,「你看大方也成願了,彌補自己一生中最遺憾的時刻。」

侯浩平愣愣看向剎裡的林大方偕02開車離開,以後會過得幸福快樂吧?

赤仙赫然發現孫校長說得很對:林碧霜、林大方這種助人為樂的傢伙,如沒困死在不歸路
、沒被炸成人棍下半生殘廢,倘若披荊斬棘活下來最後就會成為大施主恩庇天下人願。供
奉開始與終結。

侯浩平哼一聲,「是挺厲害,但你羅蠍是不是忘記我的願啦?不是1987年!」

——2019年敕封紅桃獵人的侯浩平許下:「我想重頭來過,我希望人生能重來一次。拜託
,讓我回到最開始那一夜。1979年那一個悶熱的夏夜。」

羅蠍狡黠一笑,「因為這不是你的剎,是有人願赤仙能跟愛人廝守一輩子。」

「誰?」

「可愛的小露。」

「他是誰?」

「你出去就知道。」

仙根本不認識什麼小露。

「哼哼沒差,反正都是假的。」

「那什麼是真的?」羅蠍反問。

——對啊,什麼是真的?

赤仙沒了底氣。三年甲班的小朋友、森林泥土芬芳、還有童稚喊聲再再於腦中重映,即使
只是潛意識再製他1984年,師專畢業後的光景,只待一個學期就收到兵單留職的山林小學
,融合不存在的退伍後那懷上小穎一生最愛的女人……

至今每一個學生名字都還記得,班上孩子還好嗎?還活著該也65、66歲了吧。

「看你囉,不勉強,補上絲咒不管1987年還1979年皆會完美!」

「給我時光機其餘免談,何況紅衣鬼想也沒法。」仙說出真心話。

赤嫖仙悵然離開107號房。

「阿仙,有我在,汝願必成!」羅蠍狂妄自信一覽無疑。

祂乃最守諾的神,當年與大飛於捷運站打賭,輸就輸了,說不碰林大方兩枚蜘蛛眼就不碰
,不會因對方年幼可欺、飛仙離開就出爾反爾,不會跟赤傘與血姬一樣當強盜。你背信棄
義、牛肉都不兌現、講話當放屁,以後誰還找你許願?

毀棄道,還能以神之名義收供奉嗎?

「吼吼!大聲一點,爽不爽!」

離開時獅子王操到第十六人,連七旬老闆娘都不放過,不禁猜他願望是不間斷播種,就算
只是夢遊跟一灘墨爽也沒差,五感乃至第六感都確信其為真。再無法分辨真假,像是《牧
羊少年奇幻之旅》裡所說:「當你真心渴望某一件事時,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而今極樂世界所有咒術都會聯合起來詐欺你。

完美之道。

侯浩平搖頭長嘆,「媽的哩,那我的道該如何是好?」

所有人美夢成真的天堂,算眾生平等嗎?仿生靈呢?孤魂野鬼呢?

不知道,還是想不清,不明白,走不通,平等之道到底還缺什麼?

——如果可以,沒任何後顧之憂赤仙也好想留在無比真實幻境中,把這五十幾年真實人生
當一坨糟糕的大便沖掉,每一個最在乎、最愛的人都還活好好。

慨然萬千步出,回眸羅蠍極樂世界就建在以前的大闊堂中。

可供萬人集會的巨蛋失去議事功能,新時代不再需要議會,只需要美夢,這夢的應許地裡
,是人,就能有一個完成願的剎,不過當今「人」定義十分嚴苛。

遠離夢,赤仙終將面臨求道中最大一劫。

「編號a0000633赤仙,蜘蛛要見你。」

衝赤仙嚷嚷的仿生靈01壺面都是血,手中跩一顆面容猙獰的大和尚腦袋。

剎裡極樂世界、外頭人間煉獄;人活天堂,鬼自然在煉獄受苦。

——絲真人就由你來打倒。

噹啷!

一記脆響,明明早被沒收、只出現在夢裡的一枚古銅錢滾落腳邊。倏然又想三年甲班學生
在結業式那一天,憂心忡忡問:「健素糖老師你作完兵會回來嗎?」

撿起銅錢,攏一攏玫瑰披風昂首闊步,眺望巍巍山巒雲霄上的「壺之島」,宛若現代空中
花園,神在天上,真實統治陰陽的神王正睥睨他,即使相隔上千米依然能感受他灼熱的天
眼目光,如千軍萬馬足以鎮壓天下大能的兇悍霸氣壓頂。

等老師打倒絲真人,就會回來。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1.66.3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42643682.A.80B.html

yuchlee: 推 01/20 10:05
yuchlee: 終於搶到!!! 頭推 01/20 10:05
upsky: 這麼早 先推推 01/20 10:09
x886571: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先推 01/20 10:37
lovensr: 推 01/20 10:42
xd070308: 推 01/20 10:43
ren1072: 先推再看!竟然這麼早PO! 01/20 10:53
alliana: 推 01/20 10:58
Gweny: 希望赤仙有好結局QQ 01/20 11:04
xdaymonx99: 太早了吧好驚訝XD 01/20 11:11
DeaGoo: 赤傘跟爛泥形象蠻搭的XD 01/20 11:22
yu800910: 阿仙,加油啊 01/20 11:25
a1372213822: 未看先推 01/20 11:54
KeyNT: 今天怎麼那麼早!?!?!? 01/20 11:55
jru8503: 獻上我的供奉 01/20 11:57
toroyo: 推 01/20 12:05
paracase: 推啊 01/20 12:31
WeinoVi: 推,赤仙加油啊……至少不留遺憾吧QQ 01/20 12:42
WeinoVi: 赤傘變爛泥了還是好有活力XD 01/20 12:42
upsky: 赤仙看到的應該不是真的林大方 有胭脂血不能許願吧 01/20 12:43
upsky: 羅蠍為什麼"願意下凡"證道 下凡被關且如同帝君一樣變謫仙 01/20 12:44
tinyuniversy: 推 01/20 13:07
hoyo: 推! 01/20 13:29
MilkPePe: 推 01/20 13:30
Kuromi0929: 有印象,赤傘的Good morning發音標準的話就是在夢裡 01/20 14:48
a1372213822: 難得這麼早希望可以給阿仙一個好結局,他也可以用一 01/20 15:38
a1372213822: 元得道證道嗎XD 01/20 15:38
pancake8612: 推 01/20 15:55
alliana: 小露是誰?有印象可是忘了。 01/20 16:37
shy801020: 推~ 01/20 17:12
wasugar: 供奉推~ 01/20 17:20
Run63922: 推 01/20 17:32
dvd0314: 推 01/20 17:54
godd159: 推 01/20 18:37
cocokobe: 小露是橋霆的小孩,但橋霆跟誰結婚呢? 01/20 19:03
angelicmiss: 推 01/20 19:16
ren1072: 小露在橋霆38歲的時候仍然是孩子的形象,可是現在卻有辦 01/20 19:58
ren1072: 法許願,代表她也是鬼…? 01/20 19:58
ren1072: 7的7次方…是大飛想告訴阿仙什麼嗎? 01/20 20:04
lskd: 未看先推 01/20 20:34
warbooty: 推爆阿 01/20 22:17
hoyo: 七座七星驅魔鎮壓蜘蛛好了。 01/20 22:47
a1234414: 推 01/20 23:48
herokado: 推阿 01/21 00:51
JoeDeltaArt: 推 又有一堆新坑出現了哈哈哈 01/21 04:29
IBERIC: 天啊根本元宇宙,推! 01/21 06:56
alliana: 啊啊啊,謝謝回覆。橋霆後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好好奇哦 01/21 10:27
alliana: 。 01/21 10:27
handunyu27: 推 赤仙加油 01/21 14:48
nyms: 這個標題是要接 鬼欲妄人 嗎XD 01/21 15:42
KleineKatze: 推 01/21 17:14
dmes07: 到底會怎樣發展好期待啊。道派追求的真的是很感人 01/21 17:33
dvd0314: 推 01/21 19:35
silverice: 雷在願望達成(阻止2048滅世)前就掛了 看來女媧沒預見到 01/21 19:58
silverice: 彷生靈大帝前還有一個大蜘蛛妖歐陽悠 01/21 19:58
silverice: 羅蝎是從這時候才慢慢成為橋霆所謂的「黑暗支配者」? 01/21 20:00
silverice: 歐陽悠怎麼會讓她加入陣營,因為之前羅蝎算有幫到祂? 01/21 20:02
silverice: 歐陽悠也允許羅蠍用四大咒(現在是小悠的資源吧)去證 01/21 20:05
silverice: 她自己的道? 01/21 20:05
mypumpky: 供奉推推 老猴 交給你了 極限一換一吧(? 01/22 00:20
johnson02020: 絲真人不是指羅蠍好不習慣? 01/22 08:28
lifehunter: 推推 01/22 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