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 女僕綾華

作者:绊 @Kizuna_0113https://twitter.com/Kizuna_0113/status/1530402889315004416https://pbs.twimg.com/media/FT0VKcdaIAAHmjz.jpg瑟瑟,我謝了/  (*゚▽゚)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142. 【戰場】

  我在一張彈簧床上醒來,室內光線幽幽暗暗,窗邊灑進一些夕陽,正準備爬起來,才
發現右手被一條繩子捆住,不是很緊,但至少不能自由活動。

  轉了轉頭搜尋鄰近,以為會有重兵看守我,但不遠處只有都蘭英,她正拾著我僧侶包
裏頭的食物,一口接一口地咬食著。

  「喂。」我叫喚她。

  她轉頭過來,「別說我偷吃你東西。」,接著一口塞進嘴巴裡,「我去叫他們來。」

  我的武器整齊地擺在僧侶包附近,一把手槍、彈夾、槌子、木工扁鑽,還有甩劍,本
來以為護目鏡會被砸碎,但倒是完好如初。

  所有物品安放的好好的,僧侶包半開,不過看得出來沒被拿走多少東西。

  「龐老弟呀。」孫禾人未到聲先到,我還以為會帶著什麼嚴刑拷打的刑具呢,但他雙
手空空,「抱歉,太大力啦,本來只是想跟你開開玩笑,結果把你打暈了。」

  這一點也不好笑,我乾笑兩聲。

  夜耳跟殷廉跟在孫禾後面走了進來,殷廉倒是全副武裝,披風,外加右手還把玩著仍
在刀鞘裡的武士刀。夜耳手上沒武器,不過我始終沒搞懂她的刀器藏在哪裡,她那個人,
太過於神秘,無法參透。

  「他們說……你又跟你們軍人通風報信。」夜耳率先發難,我以為她還會嚷嚷什麼她
早就說過了還是什麼之類的,但她話說的簡短,沒再多話。

  「龐老弟說,再來會有怪物跟軍人在這裡匯集,就像是我們上次遇到的疾步一樣。」
孫禾用了一個特殊的名詞,疾步……那是什麼?

  「嗯,我遇過夜視能力比我好的。」夜耳補充。

  「你們都是在戰場裡遇到的嗎?」我訝異,我以為猴王、魔西已經是少數中的少數了
,沒想到戰場裡有這麼多指標實驗體?

  殷廉澄清,「才不是,我們都是在自由之地遇到的。」

  什麼?我完全不明白。

  「疾步跟我們之前遇到的活屍完全不一樣,他好像對吃人沒什麼興趣,跑步飛快,我
們幾乎殺不死他,一昧的只是躲避,他甚至從我們的隔離網爬出去,我們從來沒看過活屍
會像我們一樣攀爬,我們才發現,他下半身肌肉壯健的異於常人。他那傢伙上半身不特別
壯,不像是運動員演變的活屍。」殷廉補充關於疾步的訊息,「我們那時候還沒想這麼多
,只覺得遇到奇行種,不過進來這裡後,我們才明白所謂的實驗活屍,老早就生活在我們
自由之地的周遭,現在才發現政府應該是把實驗過的活屍,投入鄉野。」

  「不只那個疾步,我們也弄死過那種會組織的活屍,不過沒有在動物園遇到的魔頭活
屍那麼會帶人,大部分都是三兩成群,有點組織,你可以感覺他們好像會溝通,能比一些
手勢,不過就是這樣。」孫禾用手推著頭,好似在回想些什麼。

  夜耳最後總結,「我們都有發現,這裡遇到的活屍,好像都特別……特別不一樣,我
們都猜……這裡的實驗活屍,未來都會釋放回地面上,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

  我沉默,等他們繼續說下去。

  「我不相信你,但我也不想殺死你,如果殺了你,那我們在自由之地生活所遇到的所
有謎團,就沒有人能夠替我們解答。」夜耳望向我,似乎在等待我答案。

  「我沒有想這麼多啦,我只是想說開開玩笑,誰知道就把你打暈了。」我舉起右手,
反駁他,「那幹嘛把我綁起來。」

  「都打暈了,誰知道你會不會抓狂,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孫禾大笑。

  「不只這些,我們也有發現這裡的活屍……特別……那個叫什麼,容易凝聚在一起。
」殷廉補充道。我不確定殷廉在他們之中的角色為何,他有點像是潤滑劑的角色,負責協
調孫禾跟其他人的溝通。

  孫禾那大漢看似爽朗,但某程度上也有他的堅持與執意,殷廉畢竟跟他認識的久,見
孫禾的話題似乎又導向不重要的玩笑話,便接續了話題。

  「社群感。」夜耳替殷廉把話說完,「自由之地的活屍,除非是盲從狀態,否則幾乎
都是分開行動,極少數情況,比方說政府丟腐肉,才會讓他們兜在一塊;不過這裡的活屍
,幾乎都是成群活動的,有些有凝聚、但有些即便沒有凝聚,不過也很少落單。就跟……
。」

  「就跟人類一樣。」殷廉還說,「這裡的活屍的生活方式,特別像是人類,不過基因
改造有辦法把活屍變回人類嗎?」

  「實驗活屍哪裡是什麼基因改造。」孫禾插不上話,只能稍稍吐槽殷廉。

  「我不覺得跟實驗有關係,實驗活屍只是讓少數幾個活屍擁有特別的能力,我覺得這
裡的活屍,好像逐漸社會化了,跟外面多數活屍不一樣。」夜耳似乎並非等閒之輩,適才
所說的社群感以及社會化,都不像是一般人口中能說出來的名詞,但我不明白,這跟我到
底什麼關係。

  「你得告訴我們,你到底從何而來,到底為什麼要加入軍隊?你的軍隊又告訴你了什
麼。」夜耳這才終於說出她想知道的,「我們必須花一點時間核對。另外,你的指導員,
我們想跟他說話,不要用什麼腦波,我們要直接跟他對話。」

  所以,這才是夜耳的目的。

  入夜了,夜裡一片寂靜,幾乎聽不見任何聲音。

  這幾個小時中,依稀可以聽見外頭活屍的腳步聲,但只是行經,他們會稍作停留。他
們的嗅覺似乎比人類還要好,可以看到他們似乎在翻找前人留下來的碎肉,那些曾經被咬
過,但沒被清光的肉末。

  我這才回想,其實活屍跟人並沒有差別,遠古時代未開化的人類,或許就跟活屍過著
一樣的生活,採集、獵殺……最後因為狩獵所需,開始社群化,進行圍捕大型動物的行動

  他們真的會走到這一步嗎?

  許聯曼同意與他們對話,不過前提是必須等到夜裡。

  通信時,我還得刻意朝黑暗望去,避免護目鏡的鏡頭拍攝到他們。

  通常情形下,半夜是不會有指導員的,只會有值班軍人,至於做些什麼,我就不清楚
了。他們其實並不允許指導員在沒有人監視下,提供給新兵訊息,畢竟擔心獨厚了哪一個
新兵,「會稍微有點文不對題。」,他這麼說。

  我以為他不會同意的。

  一直到他回覆我,「我也覺得事有蹊蹺。」,他竟然也常是探詢了幾個熟識的公民戰
士,聽說,有死刑犯揚言自己其實活在鄉野,根本啥罪都沒犯,那幾個公民戰士說,國家
沒給他們入城,就是要他們去死,但有太多鄉野的人伺機反抗國家,甚至開始落奪少數幾
個外圍的城市,那他們就是罪犯,罪該萬死,殺雞儆猴。

  換言之,他們沒有承認,但也沒有不承認。

  許聯曼說,他光憑藉自己在戰場裡的經驗,以為戰場就跟他多年前參加時差不多,但
事實上,經過好幾期演進,可能早有變化,而他在這一切過程中,就只關注在訓練自己、
訓練新兵,卻絲毫不管外面的事情,感到有些遺憾。

  或許,他早就該下鄉,不該繼續支持聯邦政府搞這些花樣,他這麼說。

  許聯曼也曾喬裝成鄉野人民,深入鄉野執行任務,他的任務內容是,了解鄉野現況,
而絕對不能被識破為軍人。

  雖然他沒深入,也只是意思意思的在幾個聚落移動,但他感覺鄉野人其實已經發展自
己的文化,會攻擊城市的聚落者,事實上並不多。更真切地來說,多數鄉野人在面對活屍
的威脅已經很吃力了,基本上是沒辦法反抗國家的。

  夜耳這時候提供了一個關鍵性的分析,「你以為為什麼軍人沒把我們殺光嗎?」當時
我還不解這個問題的答案,就連孫禾跟殷廉都不能明白,他們只覺得是自己的一些歷史問
題,身體健康或者是一些不良的社會信用,但那至少罪不及死。

  「聯邦政府把我們當成活屍跟城市的屏障。我們剛好擋在中間,他們其實反而需要我
們。如果我們自由之地滅了一塊了,鄰近的城裡就要後撤。如果我們被滅,活屍又能夠飽
餐,他們還剛好獲得緩衝時間。」

  我不禁回想以前在城市間遷徙的情景,只有極少數極少數情形會發生,活屍真實入侵
而我們被迫搬遷,很多時候,單單只是接獲消息,但不得不遷徙,這點確實是相當符合的

  「許先生,我們是不是一定得死。」夜耳問了第一個問題。孫禾與殷廉在一旁靜靜地
聽著,我當然仍舊被綑綁在床上,不過,至少吃過東西,他們向我保證沒有竊取我任何食
物,我乾笑,看來都蘭英做事也是偷雞摸狗的。

  「我不能保證,畢竟我的權限可能沒辦法跟你說這麼多。不過你要記得,戰場的重點
是殺光所有活屍,所以能夠殺一個是一個,其他的,我管不著。」許聯曼也丟了不著邊際
的答案,但至少回答了。

  「龐文雙是不是一直在跟你通風報信?他現在被我們綁在床上,讓我們來談條件。」

  「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沒想到你這麼瀟灑。話說你的傷都好了吧。」

  「他沒事,我們沒動他一根寒毛。」他倆之間的對話乍聽之下衝突,但仔細會發現許
聯曼刀刀見肉,完全回應了她的問題。

  「你平常這麼少呼叫我,要不是遇到了困難,我猜你根本沒想過我。半夜急行軍嗎?
我覺得應該要好好休息,明天可有大仗得打呢。」

  「為什麼你們能夠準確預料實驗活屍會跟新兵作戰?是明天嗎?」

  「實驗活屍,或多或少都會有特別的能力,你之前不是說有猴王、還有魔西什麼的,
我還遇過騎士呢,就是那種會把其他活屍騎在身上的,跟騎馬一樣,反正別多想,活屍很
少半夜趕路,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只怪你是華南乞丐兵,華北的兵現在勢如破竹、大殺四方,我聽說他們跟其他實驗
活屍戰的精采,未來一定還會再看到,你可小心不要被流彈擊倒。」

  此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似乎是警告聲,指導員沒辦法給予「預言式」的建議。

  「他們那些華北軍人,殺人不眨眼,尤其殺了好幾個死刑犯。現在已經是戰場中段了
,還存活的死刑犯都不是簡單貨色,你要小心。」

  「難道你們這些軍人真的以殺我們鄉野人為樂嗎?」夜耳憤怒地問。

  「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活命為上策,我建議你要躲起來,別起衝突,也最好別
被發現。畢竟你也殺了一個華中人,不過我知道,你是不得不,畢竟你說那傢伙好像跟死
刑犯同流合汙,還幫忙搶了女人不是。」

  夜耳這時候望向我,我沒回話,我至始至終沒有解釋過為何我要殺了武傳英,沒必要
解釋,解釋也未必能有人懂。

  「華北的軍人你知道的,他們這幾年幾乎所向無敵,一定跟他們的訓練有關係。指導
員嗎?當然,房謙大一定下了不少功夫。」許聯曼這段的用意就很明確了,他在暗華北的
新兵,根本就是以作弊的狀態,有系統及目標性的掃蕩戰場裡的活屍……或許還有活人。
我向夜耳解釋,她也只是淡淡地看著我。

  「所以我們把龐文雙扣在這裡,即便遇到其他軍人,也不能拿他來保全我們的命嗎?
」夜耳這時才真的問了她這一回想知道的答案。

  「人命如螻蟻,只有自己才會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龐文雙,你要活下去就別管別人
的命。因為別人也會這樣看待你,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相信其他活
人,也不要想其他人都跟你一樣清高,你別吃到苦頭才來找我討饒。」

  「你是說龐文雙自討苦吃嗎?我們也沒想過要害他啊。」夜耳聽出許聯曼口中的暗諷
,他拐個彎在非難夜耳他們。

  「對啦,權宜之計,最好還是做好萬全的準備,我得休息了,我建議我們最好分道揚
鑣,我睡我的覺,你去警戒你的。」

  「我們會放他走的,只是不是現在。」語畢,許聯曼就停止對話了。

  接著我們一陣沉默,沒人開口說話,孫禾又開始撓著頭,說他完全不明白我們在談些
什麼。

  夜耳解釋,她搶在我前先說話,「龐文雙的指導員,他說一開始早就要他堤防我們,
不過他不信,他也是因為看不慣另外一個新兵,那個新兵帶頭搶女人,所以他最後把另外
的新兵殺了。然後,他們新兵還有分貴賤,龐是屬於比較賤的那一群,而比較尊貴的那一
群,好像有能力可以識別跟搜尋活屍,而實驗活屍,應該就在這附近,他們應該會想辦法
把活屍引來,而我們很有可能只是恰好在這裡。」

  我驚訝,夜耳根據這一段不完整的字句,似乎就能夠拼湊全貌,「你光靠許聯曼那些
破碎的話語,就把我想說的全講完了。」

  夜耳表示,「那當然,我就是因為屍爆前在國外就讀社會人文研究所,還發表了幾篇
論文批評政府,才會被拒絕入城的,這種程度的推理對我來說就是小意思。」

  殷廉倚在牆邊,忽然扔了一句問題,「所以讀那個什麼人文的……都跑很快嗎?」

  「沒有。我在國外時就很迷馬拉松,我長跑、短跑都一樣拿手。」

  孫禾,社會信用不好;殷廉,身體基因缺陷;夜耳,政治犯,我看鄉野的三大劣根可
是都到齊了。

後記:

鄉野人跟正統的軍人阿哥終於說上話啦,
兩邊雞同鴨講其實滿有趣的XD

另外,本篇最後把鄉野人的三大罪狀都給併上了,
健康狀況,社會信用以及思想犯,
我想這也是中國特色的階級方式。

所以這就是故事為什麼非在中國進行的方式,
因為其他國家很難這樣將人區分或排除。

本篇也有透漏其他資訊,
那就是過去的實驗體,其實也會放入鄉野裡進行觀察,
所以實驗體早就已經在中國本土散佈出去了….
只是目前看到的實驗體都不這麼致命,
也不符合聯邦政府期待透過活屍打擊活屍的計畫。

而,這一回的戰場真的能夠實現政府的想望呢?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大灶,將自己的狗屁都丟進去燒
http://maktubyu.pixnet.net/blog

阿九 PENANA
https://www.penana.com/user/116921/%E9%98%BF%E4%B9%9D/portfolio
冬戰分割成2個子故事,目前緩慢日更中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20.112.21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42557426.A.898.html

shu2081: 推 01/19 09:58

感謝推~

yu800910: 推一個 試圖控制已經進化的實驗體去打擊鄉野的實驗體 感 01/19 11:07
yu800910: 覺不實際 01/19 11:07

戰場篇後面會討論,這種方向到底實際不實際。

yu800910: 惡靈古堡裡面的博士也曾經試圖控制髒比當奴隸,也是沒有 01/19 11:09
yu800910: 成功過 01/19 11:09

不過人類就是想要去統御、奴役自認為比自己低等的生物,
這點故事中的聯邦政府也不例外。

但至於能否成功…就看實驗髒比的表現惹。

maggielili: 推 01/19 15:26

感謝推。

creambread: 推,那龐龐算第四個劣根「台灣人」嗎 01/19 17:29

台灣篇最後會有台灣人的分組方式XD
戰場篇中後段就會透漏當時主角被怎麼分類跟註記的 哈哈

ZORO0: 推 01/19 21:02

感謝推

HIHINO: 推推 跑步靠馬拉松 推理靠讀書 那夜視力呢?XD 01/19 22:27

可能在國外吃了很多葉黃素吧XD

greywagtail: 故意把實驗體丟到鄉野,聯邦政府好夭壽 01/19 22:43

不過那些都是失敗的實驗體,
因為如果成功,戰場就不會再開啟,
所以你可以視為是聯邦政府的實驗活屍beta版,
聯邦政府一直想嘗試操控活屍,變成人類戰爭的工具,
不過本篇章回看到的實驗活屍都是不受控、不成氣候的活屍呢….

IBERIC: 專業!推! 01/20 02:33

感謝推~

tactical: 感謝提醒,我也回來了!! 01/20 10:31

大師兄回來了!!!!
※ 編輯: maktubyu (61.220.112.211 臺灣), 01/20/2022 10:59:56

greenkeyword: 推推 01/20 22:25
aloveting: 活體實驗基本都是失敗收場 感覺後面聯邦政府會被反撲 01/21 12:27